花花



每日經過的大樓,
先是黃色警告線,接著藍白棚架,大綱牙進場;
三個月限期,今日已經少了一層樓...

幾個禮拜前在一樓看見浪貓花花關在樓內,
也許一時失去方向感,與她隔著上鎖的大門——焦躁
如今花花又回到周圍的地盤生活。

里辦公室認養的公告無人理會,
里民各自捎來食物與清水餵養,
不定時的換上新的毛毯,
而我每日在上下班途中看著她是否安好,
有時不免想著,到底怎麼做才是對花花最好?


她想要一個家嗎?
或者流浪慣了,也不在乎了!
那些來來去的過客,
在她眼裡是家人?朋友?無法分辨的人?

那可能是個無法飼養貓的女孩,
也可能是個家無子女的婦人,
又可能是個喜於餵養流浪動物的路人,
在曖昧不明的關係裡,各取所需。

是一份快樂、一份食物,
在不明的關係裡,以為確定,
只怪接受了一部分的彼此。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