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是作家在想的事

不必刻意想著要感動人
那是作家在想的事
若能發自內心,真誠的寫下
文章怎麼可能沒有情感?

指尖雖是冰冷
理清的澎湃情緒
和翻動的陳舊記憶
也就溫熱了誰

若是憤怒或者悲傷
就在指尖裡找到出口
代替了言語,替代了自己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