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在那之前。


「欸!你怎麼曬這麼黑?」
「你怎麼這麼敢,敢不防曬?」

事實上,我有!我有防曬
擦得很薄很薄,也沒有多補幾次
大概覺得這樣比較沒有束縛吧!

塗塗抹抹的就像穿了不合身的衣服
不自在也不習慣
所幸就維持最簡單的模樣

頭髮長了,隨意的剪到最短
臉上堆滿汗水,用水沖個臉覺得暢快
反正沒人愛也沒人喜歡...
哎呀哎呀!這樣的我是不是太偏激了?

那些虛榮的外表拿來做什麼?
如果沒辦法接受最原始的自己
什麼都是假的!

img:一個人散步在太陽好大的台東都蘭
遇見盛開扶桑,自拍一張再說(笑)

Comments